24小时酒店预定热线:400-011-8011    020-8348-0900 ·广交会酒店预订 ·上海酒店预订 ·广州度假酒店 ·广州公寓酒店 ·商务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国旅游信息网  首 页 | 旅游新闻 | 新闻专题 | 旅游黄页 | 企业风采 | 旅游商机 | 酒店预订 | 旅游展会
  专家智库 | 旅游视频 | 风土人情 | 景区风情 | 旅游线路 | 旅游论坛 | 旅游推广 | 交易会酒店
中国旅游信息网
  风土人情    风土人情 | 中华美食 | 各地特产 |华夏文化 | 民族民俗 | 各地珍奇 | 各地节庆
 高 级 搜 索
内容:
类别:
 热 门 推 荐
粤式腊肠
橙花排骨
苗族踩花山
花环龙
广州西关独特的风土人情
摩梭:奇特浪漫的走婚
特色菜金牌烧乳猪
客家封鸡
广州蒸肠粉
大埔客家民俗文化村--(张…
仔狮舞
鲤鱼灯舞
南国牡丹——广东汉剧
广东汉乐
金针菜--大埔名优特产
豆腐干--大埔名优特产
牛肉干--大埔名优特产
蜜柚--大埔名优特产
陶瓷--大埔名优特产
金银花--茶叶--大埔名优…
哈巴雪山的

 

哈巴雪山的"夏尔巴人"

    在哈巴雪山下,生活着一群纳西族人。他们在雪山之颠行走如常,给登山者领路,设计路线,背负行李,被称作哈巴雪山的“夏尔巴人”:登山离不开他们,但登山带来的荣誉却与他们无关。

    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上,他们既要在登山者前面探路,开凿阶梯,铺设绳索,又要在后面为登山者提供后勤保障,队员们的行李全都由他们背着,全程提供“保姆式”服务……

    哈巴雪山位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三坝乡境内,海拔5396米。每年11月,是最佳登山季节,前来登山的人络绎不绝,而承担高山协作一职的,则是位于雪山脚下的哈巴村的纳西族人。他们在协助登山者上百次冲顶的过程中,都做了些什么?对于雪山,对于登顶,对于生活,他们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在一座美丽的雪山下,有间温馨的小木屋,木屋中有温暖的火塘,简单、纯朴、与大自然相亲相爱……

    在哈巴村的古鲁坝,有家名为哈巴的小客栈,在旅游者之中很有口碑。客栈的主人公分别是和绍全、杨晓明和杨秀兰。三个人的人物关系是这样的:和绍全和杨秀兰是夫妻,杨晓明和杨秀兰是兄妹,所以杨晓明是和秀全的小舅子,熟悉他们的人都跟着和绍全叫杨晓明小舅子。

    杨家是地道的纳西人,据说很早以前,丽江的纳西人到此开荒,无意中发现遗落的玉米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便确认这是块肥沃的土地,于是移民到此,安家落户,成为这里最早的居民。所以“古鲁坝”有“最早来到这里的原住民,即本地资格最老的居民”的意思。古鲁坝现今居住着80多户纳西人。

    和秀全本是汉人,本姓杜,后来入赘到杨家,改姓了纳西人最大的姓——和。因为会点医术,也就在这一带走村串户,给人看病,“有时畜生病了也给看”。村里村外的人都叫他和医生。

    这一家子是我在哈巴村认识的,他们开的哈巴客栈,几乎是登山者攀登哈巴雪山的必经之地。他们不仅提供登山前的住宿和粮水补给,还可以提供高山协作——小舅子本身就是纳西人,登顶哈巴雪山100多次,是哈巴村唯一可以全天候带人登山的向导。

    哈巴村人过着很多都市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在一座美丽的雪山下,有间温馨的小木屋,木屋中有温暖的火塘,简单、纯朴、与大自然相亲相爱……

    攀登哈巴雪山,对于外来者而言,再怎么熟练也显得刻意,而对于世代生活于此的哈巴村人来说,只是工作,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因此,他们每次登顶,都没有激动,每次下山,都能安然入睡。 

哈巴雪山的"夏尔巴人"

  ●吃饭时女人不能和男人一起上桌,只能躲到偏屋内去吃,要不就是等到男人吃完后才能上桌。

    虽然生活在万山丛中,但外边的世界一样改变了和医生一家,甚至整个哈巴村的生活和思想。

    早几年哈巴雪山西侧的下尼支发现了钨矿,和医生也做起了开矿的生意。1982年,或许是这条线上常有收购山货的生意人走动,挨晚了需要找个落脚处打尖休息吃饭,他家又开了个小店,有个当时很时髦的名字,叫“文明食宿店”。当时的规模极小,仅两张铺位。

    自打杨秀兰家招赘了和医生,作为妻子,杨秀兰不但要下地干活、洗衣做饭、服侍老母,还要打理小店,搞点副食品、棉布等小买卖,常常是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等有了一双女儿后,更是上有老,下有小,中有老公一应伺候。

    纳西族至今仍然有男尊女卑的传统。吃饭时女人不能和男人一起上桌,只能低眉顺眼乖巧识相地躲到偏屋内去吃,要不就是等到男人吃完后才能上桌。有天夜晚,屋外寒风萧瑟,我围炉与和医生聊天,说到这一风俗,和医生毫不忌讳他老婆还有其他客人在场,大声地说,“纳西人的风俗认为,女人都是下贱的!”在一旁打牌的杨秀兰虽朝他瞪了瞪眼表示抗议外,却不敢多说什么。 

哈巴雪山的"夏尔巴人"

  ●在登山过程中,如果登山者本人背负5公斤的装备,那纳西族人背上的,就有50公斤。

    以前,除了走村入巷的小贩,基本上没有外地人到哈巴村来。1995年,村里突然来了几个年轻人,说是要登哈巴雪山峰顶。这让哈巴村的村民们困惑不解,一来雪山在村里人心目中是神圣的,怎么可以无缘无故去侵犯?二来他们想不明白这些城里人登上山以后要做什么。不过,那些人很快就撤走了,原因不详。

    自此,哈巴村再没有恢复过往昔的宁静。当年不久的10月,从昆明来了一支17人组成的登山队,他们从东坡村、哈巴洛而来,翻越了下尼支和上尼支,每人都手拄明晃晃的“铁锄头”(冰镐),并用骡马运来了大箱大箱的方便面。他们折腾了一个多星期后又离去。

    然而,和医生当时压根就没想到,就是这17个人,中间有四人首吻了那朵千年来未曾有人吻过的“金子之花”:他们带着花香回到城里后,向外界宣布他们首登哈巴成功。

    那以后,前来哈巴村的登山队越来越多。和医生“文明食宿店”易名为“哈巴客栈”,床位也增加到了20多张。2004年,哈巴客栈从原来叉口下坡70米上迁到叉口东环的公路边,客栈的墙面上旌旗密布,成为各家登山户外俱乐部登顶的象征。

    和医生除了间或行行医、做点以货易货的小生意外,主要的精力已投放在登山队在哈巴的吃、住、行、运输、向导、高山协作等事宜的安排、组织、筹划、协调等工作上。最近,香格里拉一些知名的旅行社和旅游公司,准备跟他签长期的合作协议书。为了更规范地运作及规避风险,和医生还亲笔拟定了《高山向导聘用合约》,明确了登山队与马队、马帮和高山向导的责权等问题,使之受到法律的约束。

    每当一批登山客入住哈巴客栈,当晚和医生就要与他们谈妥次日出动骡马的数量、价钱、马夫人数、向导、协作人员人数、出发时间、食品、佐料、技术装备出租数量、价位、食宿标准等。次日早晨,按照昨天的约定,大批的骡马、人员云集客栈门口,小舅子和一批本村的老乡,忙着将客人的背包、装备捆扎在马背上,或者搀扶着需要骑马的客人上马鞍,他们也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一切收拾妥当后便早早上路。从海拔2660米的哈巴村上到海拔4150米的大本营,平均要走5-6个小时。

    到了大本营后,小舅子一般都会指挥协作队伍安营扎寨,生火做饭。人少时他们就住在木板盖顶的小石头屋子里,依火塘而眠。人多时他们就扎起他那顶“牧高迪”牌6人大营帐,有时还增加几顶双人小帐篷。客人要求建一号突击营地,他就要组织协作队把背包背上海拔4850米的代号“C1”的山峰。要么应客人的要求住在C1,要么随客人的要求从大本营直接攻顶。客人上下的安全都要靠他们维护,客人撤下C1时,那里的物资装备需要靠他组织清运。

    小舅子嘴里的“客人”指的是那些城里来的登山者:首先他们是哈巴雪山的客人,来这里是为了欣赏她的美丽与雍容,这一层“客人”的意思里饱含着热情。然后他们是雇佣纳西族人作为高山向导,也是“客人”——多少就有点职业化的味道了。无论如何,小舅子他们的任务都是尽量将“客人”安全陪护登顶,然后再回到客栈,就跟生活在珠峰下的夏尔巴人一样。因此,每次上山,“客人”们一般都轻装上阵,只背负很少的东西,而大件的装备和行李,则主要靠高山协助来背负了。

    ●登山者带走的,是漂亮的照片和登顶成功后的征服感,或登顶失败后的失落……而世代生活在此,视雪山如神山的哈巴人,对于登山,如走平常路。

    如果登山者有了高山反应或患了高山病,那就需要高山协助的救助。发生这种情况时,在4000米以上的雪山上,高山协助是登山者唯一能活命的希望。杭州一名女登山者,就曾因高山反应和体力不支昏倒在5000米上的海拔,小舅子和另外一个高山协助赶紧轮流背着她下撤,到大本营石屋中,生火为其取暖,端水送药,最后让她苏醒并逐渐好转。江西的一名年轻小伙在冲顶时高山病发作而晕厥,也是小舅子带人把他抬回哈巴村。

    但往往登顶成功一般与高山协助无关,登山者关于登顶过程的描述中只有艰苦,而不会有给他们背着行李的高山协助。媒体的报道中只会有成功者的荣耀,也不会有哈巴村高山协助的汗水:他们既要在登山者前面探路,开凿阶梯,铺设绳索,又要在后面为登山者提供后勤保障,队员们的行李全都由他们背着,全程提供“保姆式”服务,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上,这些都是多么不可想象。

    好几次跟小舅子上山——当登山队员在山顶享受登顶后的快乐时,一般跟这些哈巴村的高山协助无关,队员们忙着拍照留念,也很少想到旁边站着的高山协助。除了一种情况:当他们需要装备时,或者是叫声“小舅子,给我们合个影”的时候。

    从哈巴雪山上下来,登山者们几乎毫无例外地都疲惫不堪,他们中有的志得意满,成功登顶;有的功亏一篑,抱憾归来;有的命悬一线,死里逃生;有的因天公不作美,屡登屡败,又屡败屡登;还有的虽已登顶,但白雾茫茫,无缘绝顶风光,美中不足;还有的坚守数日,帐篷遭狂风吹烂被哈巴无情地拒之门外;还有的因装备问题,追悔叹息。但无论风霜雪雨,无论登顶成功与否,哈巴客栈都会照常开张。这一群人走了以后,和医生一家又会开始新一轮的忙碌:和医生组织、商谈,杨秀兰打理内勤,小舅子向导、协作,一切井然有序。

    哈巴雪山,在这家纳西夏尔巴人的导演下,不停地上演着同一场戏,所不同的是,剧中的角色没有一成不变,而是不停地变换着演员——在哈巴雪山,纳西族人才是真正的主角。

 民族民俗:更多内容
·苗族踩花山 ·摩梭:奇特浪漫的走婚 ·仔狮舞 ·鲤鱼灯舞
·苗族姑娘结婚“五礼” ·不同藏区的不同婚俗 ·满族习俗 ·崇拜与恐惧!奇特的…
·磕长头 ·塔吉克族的油烛节 ·满族婚俗 ·维吾尔族社交给洗手水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招商合作 - 付款方式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旅游信息网 《中国旅游业要览》编辑委员会 版权所有 © 1997-2017 电子邮箱:yl@cthy.com hotel@cthy.com
中国旅游信息网 邮编:510630
商务中心电话:020-83480900 传真:020-83504530
粤ICP备09103876号

热门城市酒店
北京酒店预订 广州酒店预订 上海酒店预订 深圳酒店预订 杭州酒店预订 三亚酒店预订 香港酒店预订 长春酒店预订 张家界酒店预订
成都酒店预订 青岛酒店预订 大连酒店预订 苏州酒店预订 南京酒店预订 重庆酒店预订 东莞酒店预订 福州酒店预订 哈尔滨酒店预订
宁波酒店预订 温州酒店预订 沈阳酒店预订 天津酒店预订 武汉酒店预订 厦门酒店预订 太原酒店预订 南宁酒店预订 九寨沟酒店预订
郑州酒店预订 澳门酒店预订 西安酒店预订 珠海酒店预订 昆明酒店预订 桂林酒店预订 长沙酒店预订 长沙酒店预订 石家庄酒店预订